鲁政委:货币政策重点关注防风险问题 没到可以趋势性转弯的时候

时间:2021-03-0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日前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在稳增长的任务基本完成后,现在需要关注的是总量上基本恢复后,经济结构上是否还存在一定问题。货币政策现在开始更关心的应该是防风险的问题。

流动性调节不会刻意去考虑资本市场的变化

“客观地讲,中国的货币政策有着多重目标,至少会有稳增长的需要、防通胀的需求、防风险的需要、优化经济结构的需要、内外部平衡的需要等。”鲁政委说。

他解释道,从眼下来看,增长已经不是问题,接下来应该会非常关注防风险和内外部平衡的问题。在防风险方面,可以进一步细化,比如说保持宏观杠杆率的基本稳定、避免出现资产的泡沫、避免金融市场过高的杠杆等;内外部平衡的问题就是阶段性的出现人民币升值和贬值过于明显的“羊群效应”,这也是央行所关心的一个问题。

“如果多个目标要同时实现,通常难以鱼与熊掌兼得。”鲁政委表示,这就意味着,货币政策在实际操作中,会在特定时期更为偏重当时的一个主要矛盾,在特定时间集中精力解决一件特定的事,当这个主要矛盾解决完之后其重要性就会下降,其他的矛盾就会上升为主要矛盾。由此给外界的直观感受就是央行政策操作重心或者操作方式的变化,这种变化不仅仅是在年度之间,甚至在不同季度之间都会有非常明显重心变换调整。

那么,如何做到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鲁政委表示,这一问题,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写过一篇《健全现代货币政策的框架》的文章,已经讲得比较清楚了。

文章讲到,货币政策中介目标是要保持广义货币供应量(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基本匹配是中期概念,不是短期概念。体现在操作上,是按年度做到基本匹配,而不是每个季度甚至每个月都要匹配,以保持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

“那么,是与什么样的GDP基本匹配呢?这要看GDP是不是在潜在的水平上,即在正常的水平上。”鲁政委说,如果经济增速低于潜在的增速,那么,M2和社会融资的增速可以比现实中名义的经济增速要高一些。换言之,如果说经济在高于潜在增速的水平上,那么,M2和社会融资的增速和现实中的名义GDP增速会要低一些。

另外,鲁政委表示,孙国峰进一步强调,中国的经济增速在最近的十几年里其实出现了潜在增速明显的下移,所以不能简单地拿过去的M2和社会融资的增速,作为未来的M2和社会融资的增速。至于到底匹配到什么程度,“不是精确地相等,而是大致的平衡。”

那么,货币流动性与资本市场的关系该如何平衡?鲁政委表示,从国际国内的现实情况观察,流动性无论何时对于资本市场的涨跌、升降会有影响,但是货币政策是不是要以资本市场作为操作的目标,或者货币政策的操作是否需要关注资本市场,则一直存在着广泛的争议。如果需要关注,到底在什么频率上、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关注?所以,我们看到,全球各国央行,目前都没有人明确地出来承诺,说他央行的日常流动性操作当中总是包含着对资本市场的考量,当然,除非资本市场出现了极端变化。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可以理解为,在资本市场总体正常、不会诱发系统性风险的时候,央行对货币市场的流动性的调节,基本上不会刻意去考虑资本市场的变化。”鲁政委说,当然,如果市场出现剧烈波动或者极端情况,央行的操作才会进行考虑。这似乎是目前国际国内操作的惯例。

货币政策没到可以趋势性转弯的时候

谈及如何理解当前央行流动性调控举措,鲁政委表示,央行会有多个目标,同一时点不同目标之间并不容易兼得。由此,在特定时点,央行对不同目标可能会有不同的优先顺序,并对排名靠前的任务优先处理,一旦暂时处理完之后,其它任务就会递补上来,成为下一阶段的优先目标。

“按照这一逻辑,整个2020年货币政策的主要任务基本上就是经济恢复增长,即稳增长;到目前,稳增长的任务已基本完成。”鲁政委说。

他进一步解释道,在稳增长的任务基本完成后,现在需要关注的是总量上基本恢复后,经济结构上是否还存在一定问题,比如消费是否完全恢复,对小微企业的普惠金融是否有问题。当然这些都是属于结构性政策层面。从总量层面来讲,货币政策现在开始更关心什么呢?我觉得应该开始关心防风险的问题了,包括控制宏观经济的杠杆率、控制金融市场上的各种杠杆率、控制资产泡沫化的风险等。

“也正因为如此,从去年年末到今年年初,政策部门出台了一系列的控杠杆的要求。”鲁政委说,比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要求,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再比如,去年末今年初明确对于房产企业融资提出了“三条红线”的要求;对于居民杠杆率,对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都提出要避免过度诱导居民进行消费贷款,开展对于互联网消费信贷的整治等,都属于控杠杆的一部分。

至于前几天货币市场出现的所谓流动性紧张鲁政委认为,这实际上是由于2020年11月份债券市场出现信用风险事件后,信用债融资一度出现了困难。为避免出现信用过度紧缩,央行及时以货币政策的调整进行了对冲,但却让市场出现了过度宽松的一致预期,由此,金融市场上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加杠杆行为。为了给这种加杠杆的行为进行警示,在信用市场的融资紧缩缓解之后,政策部门立刻开始采取措施,随后就出现了短期内货币市场利率的迅速上升。

“既然这是给市场过度加杠杆行为的一种警示,那么,就并不意味着现在就已经到了货币政策可以趋势性转弯的时候。”鲁政委说,其实目前还是只是“市场利率低于政策利率—矫枉需过正货币市场利率高于政策利率—货币市场利率平复到政策围绕政策利率波动”这一过程的第三阶段,还没有到市场利率持续上偏政策利率、从而明显转向收紧的时候。当然,再往下看,随着经济恢复的进一步企稳,货币政策最终还是要转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