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勤大瓜!60家上市公司躺枪,历数德勤七宗罪!

时间:2021-02-1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回复“0205”查看今日操作

作者/星空下的牛腩

编辑/菠菜的星空

排版/星空下的小鱼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德勤、毕马威、安永)的瓜对于瓜友们早已见怪不怪了。出轨、小三之类的桃色普通小瓜,早已让大家审美疲劳,然而就在周四,一位德勤离职员工(代号YW)公开的举报PPT,还是让人惊掉了下巴。

举报PPT共有55页,中英双语,内容详实,格式工整——从中不难看出,YW对于德勤执行审计项目中出现的丑闻是何等绝望。

从这55页的举报PPT中,大致可以总结出德勤的“七宗罪”:

1

审计中的抽取会计原始凭证工作敷衍了事,并且项目负责人对其习以为常; 2 客户内控异常情况上报后,违规给客户放行; 3 项目经理越权篡改员工的际效评估,表明德勤在人事上有很大漏洞; 4 为迎合客户,胡乱编造审计底稿中的凭证日期及金额; 5 在发现客户异常管理费用事项后,仍将其识别为不重要且低风险科目; 6 项目合伙人接受客户贵重礼物,并以次年上涨审计费为条件,帮客户掩饰问题——实属丑闻级别; 7 德勤的合规部门,对早已于两年多前上报的举报文件,至今没有做出任何书面反馈。

图片来源:YW的举报PPT

讽刺的是,德勤声誉与综合风险管理部有个“响亮”的名字——正义之声。对于以上这些直接违反审计准则,而非简单地违反职业道德的行为,“正义之声”哑然已久。

德勤的回应

(关注公众号,在对话框回复“审计”,看看哪些可能存在风险)

当你发现一只蟑螂的时候,意味着角落里藏着一大群蟑螂。举报PPT反映出来的问题,德勤绝不是孤例。如果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往问题的祖坟上刨,那么行业在制度设计层面的矛盾,才是真正难以解开的结。

审计最早起源于欧洲大航海时代。当时摆在船东(股东)面前的一个难题是,自己时间、专业水平有限,如何保证船长(管理层)不中饱私囊?于是,船东们便想到了自己以委托人的身份,聘请独立的第三方对船上的货物进行核查,这样比较容易借第三方搭建的桥梁,建立船东和船长之间的信任。

也就是说,审计最根本的要素是信任。但商场无父子,在利益的诱惑面前,信任不是免费的。所以,在大航海时代,哪个船东需要审计服务,哪个船东就负责出钱,也就是谁需要服务谁买单。这种做法虽然能保证足够的信任,但过高的费用让这一做法很难推广。

变化发生在荷兰。17世纪的荷兰,被称为“海上马车夫”,高风险、高回报的航海贸易,让所有人都想从中分一杯羹。为了分散风险并降低投资门槛,荷兰人创造性的搞出了股票交易所——这让股东这个曾经属于少数人的头衔,一下子飞入寻常百姓家。

世界第一家股票交易所:荷兰阿姆斯特丹股票交易所

按下葫芦起了瓢,股东人数的扩大,带来了新的问题。有些股东需要第三方的审计服务,有些则不需要。而且除了股东之外,公司的利益相关方还包括政府、税务、潜在投资人等等。人越多,达成共识的成本就越高。所以,在后来几百年的时间里就慢慢发展成了,公司管理层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索性就自己掏钱,请第三方会计师事务所来审自己。

制度设计上的矛盾,就出在这里。

负责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它的金主爸爸就是审计对象。如果把公司比作学生,把会计师事务所比作老师的话,那么双方的利益关系,就像为了让学生继续交学费保证老师有工资发,在期末考试的时候,老师让学生自己出题考自己。

会计师事务所绝对的铁面无私,的确能取得股东和潜在利益相关者的信任,但这种做法有自绝财路的危险。作为金主爸爸,公司完全可以对德勤说,要是不把事情做的“漂亮”一点,我就去找普华永道,再也不跟你合作了。会计师事务所也要恰饭,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跟金主爸爸搞好关系,轻轻松松把钱赚了,岂不美哉?

如果整个行业都这么想,那么信任就是一种可出售的商品。

实际上,不仅是会计师事务所,金融圈其他领域中的第三方机构,都存在着相似矛盾,就连世界三大评级机构——标普、穆迪和惠誉也难以免俗。

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大空头》中,面对买方基金经理“为什么要给垃圾次贷给出高评级”的质问,标普的项目负责人无奈地说出实情:如果我们不给出高评级,那么客户就会头也不回地拿着材料到去穆迪那里去。

只要音乐不停止,利益各方自然各自安好。

想到这些,令人绝望。所以,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大空头》中曾经的顶级交易员后来选择金盆洗手?为什么德勤前员工YW要赌上职业生涯曝光举报PPT?

但是,也不必过于悲观。金融大鳄索罗斯说:“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要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资本市场上,没有完美的股票。就连国内第一牛股贵州茅台(600519,股吧)(600519),也因为捐款近8亿元修路,爆发出了大小股东之间的矛盾。

因为没有完美的股票,所以选股过程本质上是矮子里面拔将军。我们除了要关注公司基本面数据的绝对增长之外,更重要的是去比较公司的相对优势——如果比同行增长更多,那么它就有成为龙头的潜力;如果所在行业比其他行业增长更多,那么整个行业独立行情。

比较的思维,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当前股灾式上涨的行情。从历史的估值上看,大盘蓝筹“漂亮50”的估值已处在高位。然而,处在高位并不意味着后面一定会跌落,还有可能是高位震荡,甚至再创新高。

以茅台(600519)为例,过去估值的中枢约35倍市盈率,目前近70倍的市盈率显然偏高。然而,历史股价并没有包含现在基金发行规模连创新高的增量信息,因此刻板地以历史来衡量现在,就是刻舟求剑。

虽然低估的银行股最近启动了,但银行并不是小盘股;相反,自2020年8月以来,代表大盘蓝筹的沪深300指数上涨近15%,而代表中小盘的中证1000指数则下跌17%——扭转跷跷板的力量,目前还没有看到,以后可能也不会看到。所以,我们要做好这样一种心理准备:未来的几年,大几十倍的白酒、上百倍的新能源车,就是常态了。就像20年前的房价那样,现在觉得贵,未来可能会更贵。

新能源车不相信眼泪,酱香科技不相信喝醉。

有大胆的观点认为,白酒的估值需要从中华上下五千年中深入探索,我们把这种神逻辑放在最后,祝朋友们周末愉快: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星空财富。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