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左右着全球铁矿价格?来看下背后的日本三井物产

时间:2021-01-0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最近一段时间全球铁矿价格异常暴涨引起了市场的极大关注。

在2020年2月初的时候,铁矿石价格还维持在570元左右每吨,但是从2020年5月份开始,铁矿石价格开始出现上涨,虽然从8月份到11月份这段时间,铁矿石价格有小幅回落,到10月末的时候,铁矿石价格已经跌落到770元左右每吨。

但是从11月份开始,铁矿石价格就像坐过山车一样,突然迅速上涨,截止目前铁矿石价格已经上涨到1150元左右每吨,相当于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国际铁矿石价格幅接近50%;这个价格跟2月初相比,涨幅更是高达100%以上。

中国作为全球最大铁矿石进口国,铁矿石上涨对我国影响重大。

目前我国是全球最大的钢材生产国,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2019年我国钢材产量高达12亿吨,这里面对铁矿石的需求量是非常庞大的。

但因为我国国内的铁矿石品位相对比较低,开采成本相对比较高,再加上产量也跟不上市场的需求,所以我国每年只能从外部进口大量的铁矿石。

比如2019年全年,我国从外部进口的铁矿石高达10.7亿吨,同期国内铁矿石生产量只有8.44亿吨左右,相当于进口的铁矿石占我国铁矿石消费量的比例高达56%左右。

正因为铁矿石对外依赖度相对比较高,国际铁矿石价格的波动对我国影响是非常大的,我国的钢铁企业本身的利润就不太高,短期之内铁矿石价格迅速暴增,将会大大压缩各大钢铁厂的利润空间。

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铁矿石突然暴涨?

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国际铁矿石价格突然迅速暴涨?这里面具有市场需求方面的影响,但更多的是背后有一些人为在干预。

虽然最近一段时间国际经济有一些恢复,特别是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发成功以及投放市场,让大家对未来全球经济的恢复充满了信心,因此全球对铁矿石的需求有所增加,所以铁矿石价格有所上涨很正常,但两个月时间不到铁矿石价格出现50%的暴增,这绝对不是简单的因为市场需求引起的,背后可能有一些力量在推动。

到底是谁在掌握着全球铁矿石的定价权?

按理来说,我国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铁矿石消费量占全球的比例达到50%以上,如果从市场需求的角度来看,我们应该有很大的话语权和定价权,但面对国际铁矿石价格的波动,我国钢铁企业大多时候都处于被动的局面,因为我们对国际铁矿价格没有定价权,所以即便短期内国际铁矿石价格迅速上涨,我们也只能被动去接受。

那国际铁矿石价格的波动到底受谁影响?谁在掌控着全球铁矿石的定价权呢?

可能很多人都会想到澳大利亚以及巴西这些国家的一些企业,比如巴西的淡水河谷,澳大利亚的力拓和必和必拓,因为这几个企业目前供应了全球绝大多数的铁矿石出口量。

但实际上除了巴西的淡水河谷,澳大利亚的力拓和必和必拓之外,全球铁矿石的定价权背后还有一个重要的力量,那就是日本的三井物产。

三井物产如何掌控着全球铁矿定价权?

说到三井物产可能很多人都不太熟悉,但是提到丰田、索尼、东芝、松下、三洋这些国际知名品牌,相信大家都不陌生,而三井物产跟这些知名企业都是属于三井集团旗下的产业,三井物产更是三井集团的核心业务之一。

那三井物产这个企业到底有多牛呢?在1993年的时候,它曾排在全球世界500强第1名,之后的十年,一直排在前10的位置,不过后来三井物产拆分成了很多个独立核算的公司,所以他的实力才没有那么庞大而已。

但时至今日,即便拆分之后,三井物产的实力仍然不容小觑,它对全球矿产仍然有很大的控制权,特别是在铁矿石定价方面有很大的话语权。

而三井物产之所以能够掌控全球铁矿石的话语权,这也是他们长期以来布局的一个结果,下面我们来看一下三井物产是如何获得全球铁矿石定价权的。

1、上游直接控股或者参股铁矿石生产企业。

日本三井物产在上世纪60年代的时候就开始布局铁矿产业,在澳大利亚,三井物产拥有力拓部分核心资产,比如1965年投资了罗布河铁矿山,1967年又投资了纽曼铁矿山,后来又获得了西澳大利亚的west Angelas矿山的部分股权。

除了力拓之外,三井物产还跟必和必拓在西澳大利亚共同拥有三座铁矿山;当然除了三井物产之外,日本的新日铁也拥有澳大利亚部分矿商的股权,而新日铁跟三井物产之间存在相互持股的情况,如此一来,目前日本相关企业是在澳大利亚24个主要矿产当中,他们重点投资8家并参股了另外的16家。

而在巴西,三井物产从1971年开始就投资了该国第二大铁矿企业MBR,1997年开始,又拥有CMM40%的股权,2003又拿下了Valepar公司18.20%的股权(Valepar公司是巴西最大铁矿石生产商淡水河谷的母公司),在巴西22处铁矿山当中,其中淡水河谷就占了18个,如此一来,三井物产实际上拥有了巴西大多数铁矿商的股份。

2、中游控制着全球铁矿石的海运。

除了入股澳大利亚,巴西,智利等一些铁矿石企业之外,目前全球铁矿石的海运也掌握在三井集团的手里。

三井集团旗下有一个海运企业叫商船三井,这家海运企业和日本邮轮及川崎汽船一起是目前日本三大海运公司。

商船三井也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干散货航运公司之一,拥有的运输船数量超过900艘。

同时商船三井也是目前全球最主要的铁矿石海运商之一,全球有2/3的铁矿石运往中国,而中国很多大型钢铁企业的承运方都是商船三井。

比如2003年,商船三井和宝钢集团正式签订铁矿石委托协议,从2004年起的15年内负责从西澳大利亚向上海每年运送500万吨铁矿石;再比如2004年商船三井又以宝钢签署了承运巴西进口矿石20年的长期运输协议;2009年商船三井又与鞍钢集团签署了铁矿石长期海运协议。

3、下游控股或者参股钢铁生产。

除了参股铁矿石,有庞大的铁矿石海运船队之外,三井物产还入股不少钢铁企业,比如三井物产拥有日本最大钢铁厂新日铁20.1%的股权,与此同时三井物产还是新日铁最大的钢材代理贸易商;此外,在韩国三井物产也通过与浦项制铁成立合资公司,渗透到韩国的钢铁制造业当中。

在中国,三井物产则与很多大型钢铁企业合作成立了一些子公司,单是跟宝钢合资成立的大型钢铁加工配送企业就达8家;另外跟鞍钢和一汽集团也有一些合资公司;另外三井物产在中国还有多个钢材加工配送中心。

4、顶端控制着钢铁厂的技术和设备。

虽然三井物产不是直接制造钢铁的,但是它持有日本最大钢铁企业新日铁20.1%的股份,而新日铁作为全球最大的钢铁制造业之一,他们在技术以及设备等方面都处于全球前列。

目前全球有多个国家所使用的钢铁技术和设备都是新日铁的相关企业提供的,所以实际上三井物产也间接控制了全球一些钢铁技术和设备。

由此可见,三井物产目前已经渗入到了整个钢铁行业的各个领域当中,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对全球铁矿石的定价权非常高。

而三井物产掌控铁矿石定价权的思路也很清晰,目前全球铁矿石的定价基本都是采用普氏指数,而普氏指数主要是通过向矿山、钢厂及钢铁交易商询价的方式制定,其估价主要依据是当天最高的买方询价和最低的买方询价。

利用这个定价规则,三井物产一方面是利用他在澳大利亚以及巴西众多铁矿石企业当中的股权提议涨价,另一方面利用他在新日铁等一些钢铁厂所掌控的股权同意涨价方案,这样很容易就可以把铁矿石价格推高上去,从而达到控制全球铁矿石价格的目的。